中非知识库

您身边的知识AI顾问

中非知识库> 服装搭配> 服装资讯> 染料价格暴涨 企业为“料”所困

染料价格暴涨 企业为“料”所困

2018年10月10日11:55
小编:网络

  日前,我县印染工业协会200多家会员企业联盟,向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《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》,为当前染化料非正常涨价讨“说法”。

  “一年染料涨价翻倍,甚至高达300%。”为此,印染企业经营者纷纷抱怨“吃不消”。

  8月12日上午,滨海工业区一家印染企业负责人张先生到上虞某化工厂采购S-GL200%分散性彩蓝时,对方提醒他当前每公斤95元的染料,不久将要涨到130元。而张先生采购的染料一年前售价仅为每公斤45元左右,短短一年竟涨了一倍多。

  染料价格暴涨印染企业无利可图

  众所周知,染化料是印染生产中最为重要的原料之一,其变动直接与印染产业息息相关。

  位于滨海工业区的盛鑫印染公司每年仅染料成本就需1亿元以上,据该公司负责人傅见林介绍,公司所用的染料基本来自上虞“龙盛”、“闰土”和萧山的“吉华”。从事印染行业30年的傅见林,对于印染行业“风吹草动”颇为敏感。“染料价格从今年年初就有涨价的苗头了。”他说,尤其在近两个月内涨得更凶,如分散染料中分散红3B100%、分散黑ECT300%涨价均翻倍上涨。

  “正常情况下,染料成本基本控制在印染成本的20%左右,印染企业还有利润空间。”傅见林告诉记者,染化料生产企业纷纷涨价,使得染料成本从总生产成本份额的二成提高到三成,而燃料价格暴涨并没有让印染企业的加工费“水涨船高”,这迫使我县部分印染企业只好采取减产或停产措施。

  “当前印染业仍处于淡季,受市场影响,加工费用还有下跌趋势,但成本不断上涨,印染企业已无利可图,宁愿少接订单。”记者了解到,当前滨海、安昌等众多印染企业苦于染料暴涨之困,对接单的积极性并不高。

  巨头结盟成染料暴涨主因

  相关人士分析,国家对环境影响的控制因素,导致上游生产厂家限量生产,这是染化料供应企业涨价的原因之一。除了染料行业周期性涨价外,各家机构的研究报告普遍提到,染料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浙江龙盛与闰土股份的结盟。据介绍,我国染料产量约占世界染料总产量的60%,目前,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分别占据分散染料市场35%和30%的份额。

  “2012年11月份,浙江龙盛和闰土股份因专利问题产生诉讼,此后达成和解并形成战略合作。两家企业联手后,对行业的定价能力明显增强,几乎可以垄断市场。”相关人士认为。

  记者从有关资料上获悉,2012年前三季度分散染料价格持续下行触底,但从2012年四季度开始,染料价格回升并迅速上涨。

  我县印染企业讨“说法”

  日前,县印染协会代表全县200多家印染企业向浙江省价格监督检查分局递交了一份《关于要求反垄断的报告》,其中写到:目前染化料涨价的幅度已大大超过国家CPI正常涨幅的10-20倍,属标准的暴力侵权。

  要向染料价格非正常涨价讨一个“说法”,这也是我县印染企业在难以承受染料暴涨后集体爆发的行动之举。我县是印染产业集聚之地,印染加工能力占全省总量的1/2以上,占全国规模以上印染总量的近30%。因此,作为染化料的需求市场,绍兴市场对染化料供应商而言,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以“盛鑫印染”为例,公司每年需各类染化料1亿元以上,而其加工产量仅占绍兴县印染能力的1%左右,以此推算,绍兴县印染行业年消耗染化料达100亿元,其中60%—70%来自上虞染料生产企业。

  “作为染化料的‘大市场’,绍兴印染企业如果团结起来,完全有实力向那些牵头狂涨价格的供应商说‘不’。”县印染协会有关负责人透露,这次向物价部门投诉染料生产“巨头”的垄断价格行为,主要是为了维护市场秩序,确保绍兴县印染企业的合法权益等。同时,该负责人也表示,作为相互依存的产业,他们更希望价格合理回归,这样才能有利于企业长远发展。

.
相关资讯推荐
查看更多
热门标签 相关栏目热门关键词
网友热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