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非知识库

您身边的知识AI顾问

中非知识库> 服装搭配> 服装资讯> 耗资1亿改建的“杭州鞋城”

耗资1亿改建的“杭州鞋城”

2018年10月10日11:55
小编:网络

  当经营户们以每年10万的价格租下一间18平方米的黄金靓铺时,大都以为到手的会是一只下金蛋的鹅。然而,自去年9月8日杭州鞋城全新形象亮相至今,这只鹅似乎还没有下出几个蛋。

 

  早在1993年8月,位于杭州市武林路的杭州鞋城开业,自此生意一路红火。这个称得上是杭州时尚地标的市场,在2009年11月停业改建。三年的静候等待,在人们期盼它华丽归来时,却遭遇了生意场上最大的“滑铁卢”。虽然开业已十个月,却尽现颓势。

  工作日里,中午12点至下午2点的午休时间,本该是杭州鞋城的黄金时段,以往这时候逛店的人最多。一进大门,记者便看见市场内最大的人群聚集地。近二十个供顾客休息的座位成了闲杂人士的“度夏专座”,亮堂的过道里冷冷清清,顾客寥寥,只剩下大幅的促销广告屹立其中。环顾两边的店铺,不少已经清空货品锁上了店门,没关门的商铺,许多也贴上了店铺转让的字样。剩下的商家们不是在玩电脑,就是搬张凳子坐在门口,跟对门聊天,看到记者走过来,起身招揽生意。

  耗资1亿元改建的杭州鞋城,最大限度地以“商业综合体”的标准吸引人流。可如今,人流正在悄然远离。为探究改造提升后杭州鞋城遇冷内幕,记者深入探访了杭州鞋城。

  消费者: “强卖战略”让人无语网上比价再下单

  周六下午2点,杭州鞋城正门右边的一家品牌店铺里,一位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正在试鞋。鞋很合脚,可她嫌款式有些过时。店家小心翼翼地揣测着她的心情,极力称赞她穿着好看,见女孩仍皱着眉,又立马推荐店里同等价位其他款式的凉鞋。差不多过了10分钟,女孩还是没有挑中满意的鞋,转身离开,剩下店主默默整理摊落一地的鞋。

  这样的场景,在杭州鞋城很常见,几乎时刻都在上演。

  “明明不是我的码,老板还硬要我带一双,这样的强卖都要把顾客吓跑了!”在鞋城附近上班的张小姐是位时尚达人,“逛街”已成为她休闲生活的一部分,但她对杭州鞋城却不怎么“感冒”,“那次我看中一双鞋,觉得质量不错,穿着也挺合适,就问价钱。老板开价200块,我觉得太贵就跟他还价,最后60块成交。付钱的时候,老板拿给我一双看起来质量更好的鞋,让我两双100元拿走。但这鞋不是我的码,我不愿下单,老板硬是让我买回去送人。真是无语。”

  “我已经看好了品牌和款式,回家上淘宝再找找,哪里便宜就去哪里买。”空手走出市场的高女士告诉记者,无论是三五十元的便宜货,还是成百上千的高档品,她都会先看好款式,再在网上查了价格,比较后再下单。“网店好比是撒网,实体店却是竹竿钓鱼,谁收获的鱼多不言而喻,这也许是鞋城生意下滑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杭州鞋城为何无法吸引顾客光临?第一次来逛鞋城的宋小姐用“深藏不露”一词形容:“我好几次经过这里,直到今天才发现这里有个鞋城。沿街店铺都是银行、服饰、餐饮,没有一家与鞋有关,就连进出口处的广告都看不到鞋城的标示。我一直以为这幢楼是吃饭的,所以一直没进来。”宋小姐坦言,她压根不知道这里原来有个鞋城。

  经营户: 市场只收租金不宣传“说多了都是泪”

  对于杭州鞋城的经营户来说,“门可罗雀”一词的含义如今算是真正体会到了。侧门信息栏上张贴的店面转让信息每日都在更新,店铺门前随处可见“清仓”“特卖”“大促销”的大字报。一楼近三分之一的店铺没有营业,二楼的生意更是少得可怜。

  李大姐是杭州鞋城最早的一批经营户,从老鞋城开业到现在,她始终坚守在市场兴衰的第一线。采访时,她的店里好不容易来了位顾客,进店扫了一圈便走了。“每流失一位顾客,店里卖出鞋的机会就减少一点,经常连续几天都没有一单生意。不过时间久了,大家也就习惯了。”李大姐苦笑着告诉记者,原先老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,她几乎天天要进货,每天随便都能卖出七八十双鞋。而如今,入不敷出的经营状况正在恶性循环。

  “经营户向管理部门提过多次,加大宣传多做活动。我们把可行的方案都策划好了,但他们却充耳不闻,只会在过年过节给顾客送杯爆米花,举办这种优惠活动根本无济于事,因为压根就没人知道鞋城在做活动!”谈起市场宣传问题,李大姐不免有些气愤。

  “生意怎么样,看看就知道。经营户比顾客还多,我们怎么赚钱?”在杭州鞋城做了20年生意的阿平(化名)无奈地对记者说,“砸进去的钱已经没办法赚回来了,真是后悔。”阿平为记者算了一笔账:她的店铺面积在十平方米左右,单单一个月的租金就要4500元,现在一双鞋的进价就要好几百,光囤货就花了20万元,还要加上每个月的水电费用。在每月还有15天“吃零蛋”的惨淡经营下,“不亏本”已成为遥不可及的梦想。“合同一签就是三年,我们已经进退两难,几十万元的资金投入,却看不到任何回报。就算我自己打工,每天起早贪黑,也能赚到一个最低保障工资,可现在在鞋城做生意,不仅赚不了,还要不停往里面搭钱,这简直就像个火坑。”

  今年20岁的小陈(化名)还是名大学生,如今趁暑假帮着妈妈看店铺:“天气闷热,妈妈在家休息,反正一天也卖不了一双鞋,我一个人看着店就够了。”小陈告诉记者,虽然管理方将市场经营时间延长到晚上9点,但仍得不到顾客的驻足。“那些來淘便宜货的顾客,嫌我们的产品太贵。而一直买高端品牌的人,又不屑来我们市场,反正再走几步就是银泰和杭州大厦。”

  为了给孩子赚学费,年轻的广东老板被迫去4楼的烧烤店打工赚钱填补家用;为了凑集周转资金,品牌店老板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贴钱甩卖;还有越来越多的店铺开始经营起服装和小饰品,有的干脆关门歇业。正如小陈所说,杭州鞋城正在抒写一部“血泪史”,经营户们损失惨重,“说多了都是泪。”

  市场管理者: 经济大环境不好恢复需要过程

  杭州鞋城有过辉煌,为何现在却是一番萧条?市场又该如何寻求出路?为得到管理层的回复,7月2日下午,记者来到了位于杭州鞋城3楼的市场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内有两名工作人员,在导报记者说明来意后,市场办公室的孙主任接受了采访,但他给出的说法却让人难以信服。以下是导报记者与孙主任的对话。

  记者:杭州鞋城去年底新建,但经营状况却不如从前,你们分析过原因吗?

  孙主任:现在经济大环境都不好,包括杭州大厦、百货大楼,都受经济形势影响。

  记者:所以杭州鞋城现在生意也不好?

  孙主任:不是鞋城生意不好,是整个经济环境不好。

  记者:老鞋城的客流量非常多,可现在市场好像没什么人进来。

  孙主任:不是以前人多现在人不多,是整个经济形势都在走下坡,恢复需要过程。

  记者:我看二楼有很多店都关门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  孙主任:不是二楼的店关门,他们很多人请假了,还有些铺位没有租出去。

  记者:现在市场有多少个铺位是已经租掉的?

  孙主任:这是商业机密,我不能告诉你。

  记者:你说现在的大环境不好,那我们市场的经营户没生意做,管理层有什么扶持措施或营销手段吗?

  孙主任:我没说我们的经营户没生意做,只是说环境不好,杭州鞋城我不做评论,你要评论你开个介绍信找市场经理。

  被孙主任“请走”后,记者直接找到了经理办公室。一位满头白发的经理在得知记者来意后,要求记者回去把采访证和介绍信拿来,再联系他。记者请他提供联络方式,其表示可以直接去市场办公室拿名片。记者再次来到市场办公室,坐在第一张座位上的女士告诉记者,他们没有经理名片。记者询问这位女士是否可以得到经理手机号,此人表示不方便透露,最终仅给记者留下了一个市场办公室号码。

  7月3日下午两点,记者向该号码打电话预约采访事宜。电话接通后,对方始终不作声,待记者说明身份,电话立刻被挂断。

  于是,记者带上介绍信,再次前往杭州鞋城。

  下午三点,经理办公室的大门紧闭,几次敲门始终无人回应,而市场办公室正好开着门,记者决定去那“碰碰运气”。此时,市场办公室内只剩下那位女士,“我们经理很忙的,我们不知道他的行程安排,今天还没来过。”

  7月4日上午9点半,记者再次拨通市场办公室电话,被工作人员告知经理不在,孙主任也不在。事实确实如此吗?记者决定第三次前往杭州鞋城。

  上午10点,经理办公室的门依然紧锁着。见记者三度来访,市场办公室的孙主任很不耐烦:“这么热的天,你们记者闲着没事干吗?我们都忙死了,没空接受采访。”

  市场经理何时出现?经营户的心声是否得到重视?市场方面是否有相关扶持措施或营销策略?今后的杭州鞋城又该何去何从?导报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。

.
相关资讯推荐
查看更多
热门标签 相关栏目热门关键词
网友热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