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非童装城

您身边的服装专家

中非童装城> 服装搭配> 服装资讯> 对非遗技艺的第4年追踪:中式服装厂的不确定突围
对非遗技艺的第4年追踪:中式服装厂的不确定突围
2018年10月10日19:55
信息来源:网络

工人正在做刚接的一项连衣裙订单。

厂长包文其想建一个中式服装展示博物馆。

  今天是我国第八个文化遗产日,主题是“文化遗产与全面小康”。

  从2010年开始,我们便一直关注着一家曾经声名响亮的中式服装厂,它有91年的历史,它拥有陈香梅、马季、姚明等一系列名人顾客,它曾为国家领导人设计制作礼服及博鳌会议中华衫,它拥有进入国家非遗名录的“振兴祥中式服装制作技艺”,它的厂长是名录认定的这一手艺的传承人包文其。它是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。

  这样一家有着辉煌过往的老厂,如今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生存困境,它的掌舵人包文其也深陷对未来的迷茫和技艺失传的惶恐,如当下许多非遗项目生存现状的缩影。

  4年来,我们看着它挣扎、努力、转型,寻找着服装厂的出路,寻找着非遗在这个时代的延续良方。

  也许,今年文化遗产日的主题,正是“利民”所追求的目标。

  昨天,我们再度造访了杭州利民中式服装厂。它与2011年我们来时一样,自从市区的江城路搬出后,仍然窝居在五堡的小平房群中,外面的道路仍然很糟糕,大雨过后更是泥泞,虽然不至于像上次那样最后找到田畈中去,但仍然在迷宫般的街巷里迷了路,厂长包文其只得在电话中一路指点。

  厂里只有十名工人忙碌着,隔壁的挂烫区则没有开工,灯暗着。

  服装厂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全面转向外销,专做国外PARTY高档服装生意,每一件成品都算得上是奢侈品,那时候的风光让每一位服装厂的老技师都坚信“好日子会回来的”,但是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,对于专做老外生意的服装厂是个重大打击,订单锐减,直到现在都没回过气来。

  生意不景气的直接后果就是,人心越来越散、厂子越来越破败。从江城路搬出来的时候,服装厂损失了一半员工,只剩下五六十人。“去年又走掉十来个,现在只有四十个了。” 63岁的包文其很着急。

  这4年来,包文其一直殚精竭虑地寻找着服装厂的出路,试过很多种方法。外销不行了,就想搞内销;2011年我们来的时候,厂里做起来了新式旗袍、唐装;如今,厂里更是放下主打的中式服装,接了各种西式服装的订单,那十名工人正在做的便是刚接的一项连衣裙订单。

  “我们也就是有中式服装订单的时候才全面开工,说实话,现在做中式服装的企业已经没有几家了,挂‘中式’二字的唯有我们一家。”包文其有些郁闷,“我们的手艺是数一数二的,如果就这么倒闭了,真的很可惜。”

  那为什么不做些设计新颖、面向年轻人的中式服装呢?“淘宝上有很多卖中式服装的店,价格有高有低,销量不错啊。”记者不解。“我们做的衣服有点像奢侈品,国外就是搞PARTY时穿的,而且国外喜欢老款式,越原汁原味越好,国内人观念不一样,我们得改良。”包文其解释。但他依然有信心让人们重新接受它。

  记者在厂里看到一件羊毛中式大褂样品,标价4800元,盘扣、立领规规矩矩。

  2年前,包文其曾经想过开中式服装专卖店的主意,但店面、资金、产量等一系列问题最后让这项动意不了了之。

  今年,他仔细思考后向杭州市政府递交了一份申请报告,找一处地方,建一个中式服装展示博物馆。“这个地方集服装生产、展示、交流等各项功能为一体,把历代中式服装当作一种文化,展现在大众面前。”包文其说,服装是文化最直接的呈现,日本有和服,韩国有韩服,唐装是中国的代表,服装厂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推动这项议题的实现。

相关资讯推荐
查看更多
相关栏目热门关键词
网友热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