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非童装城

您身边的服装专家

中非童装城> 服装搭配> 服装资讯> 中国婴童产业如何与国际接轨
中国婴童产业如何与国际接轨
2018年10月10日19:55
信息来源:网络

中国6岁以下婴童的消费市场将达到5000亿元左右的规模,到2010年,能达到1万亿元的规模。

  专访杭州婴童行业协会会长谢宏,谢宏说,杭州要打造婴童产业之都,是近来最让他激动的事。也许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国内唯一一家婴童行业协会— —杭州婴童行业协会的会长。“中国最大的,一定是世界最大的”,同时担任贝因美董事局主席的他相信,这是杭州的机遇,也是自己的机遇。

  消费结构不合理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你曾说中国婴童经济已经进入了黄金发展期,依据是什么

  谢宏:按国际惯例,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左右,婴童经济就进入了现代意义上的发展阶段,而沿海城市很多都已经达到了这个标准。而且与欧美不同,中国大部分家庭是独生子女,家庭结构是421型的,中国婴童经济所处的大环境应该说具备了。

  根据行业协会的测算,目前,中国6岁以下婴童的消费市场将达到5000亿元左右的规模,到2010年,就能达到1万亿的规模。

  问题也有——这个市场没有很好地激发。

  例如,美国的婴童产品消费结构是,50%用于玩具,饮食占30%,用品、服装各占10%。而在中国,玩具消费只占总支出的5%,饮食占50%以上。

  根据协会的调研,中国正常的消费比重也应该与美国目前的结构类似,但中国父母的一些观念还存在偏差,这就需要企业和行业协会去进行消费引导。

  以玩具消费举例,美国人把玩具作为开发智力、传达爱的方式,比如,美国人去串门,就很喜欢给对方的小孩买玩具,认为这能表达爱;美国人教育小朋友要学会与朋友分享玩具,让他们觉得这是爱的表现。

  更重要的是,国外的玩具其实是玩教一体的,小朋友把玩具当作自己的伙伴,玩具的设计也有发展心理学的内容,适应婴童不同年龄段的成长心理。

  中国父母大多把玩具当作哄孩子的道具,而不是开发智力、认知世界的工具。大部分是跟着动画片走,什么卡通形象热门就买什么,翻新率高,但利用度很低。

  杭州建了一个Do都城,投资2个多亿,整个模式就是一个小社会。这个小人国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职业,通过职业体验培养小朋友的职业偏好,不是会员制,是开放性的。在里面打工、挣钱、消费,是一个原创性的东西。这就是我们引导的一种方式。

  产业集群才能把握机会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中国婴童产业一直存在“低、散、小”的弊端,激发市场首先要解决的是不是行业自身的问题

  谢宏:中国经济正在从世界工厂向世界市场转变。经济危机会加速这个转变。世界市场意味着更多的世界品牌要进来。从婴童产业的角度来看,中国最大的一定就是世界最大的。

  按照我们对产业经济学的理解,产业发展有五个要素:一是要有市场,就是消费者的需求;二是要有资本,在国际上一个标志就是风险投资是不是进来,这个产业在几年前就有风投来加入,像红孩子、好孩子之类的企业就拿到很多风投资金;三是有技术。很多婴童企业都有资金和技术,但是缺最后两个要素:人才和行业规范。这两个缺失是很大的制约。

  中国本土企业要把握住机会,我认为就要按照产业发展规律来做。首先就是要打造婴童之都。婴童行业协会就是要做行业要素的积聚,行业功能的构建。

  这样从买方的角度可以大大降低其采购和时间成本。

  2003年我去日本,和hellokitty的副总裁聊天,他当时就说65%的产品是在中国加工授权的,一年从南走到北检查一遍工厂要花3个月。

  如果有杭州这样的一个地方能够实现行业的集中,那就能节约很多时间,机会成本对品牌运营商来说,是非常宝贵的。中国很多产品今后可能要素成本上去了,但是你要从营运效率、从功能提升上面,把综合优势抢回来。很多产业都要走这条路,产业集群,竞合发展。

  做“婴童产业之都”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产业集群最主要的作用是什么

  谢宏:首先就是研发,为了强化这个功能,我们已经在杭州建了国际妇幼婴童产业发展大厦,这个大厦首先是一个研发功能。

  第二个是生产,我们计划做国际婴童产业园,这个政府已经纳入规划。贝因美一个6万吨的配方奶粉项目作为先导产业,今年已经建设,里面还会包括一个小的产业运营中心。

  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婴博会,是一个产品展示和交易平台,也是一个行业的风向标和交易平台。这个也是国际惯例。贝因美对自己最早的经销商、加盟商、渠道商开放,放到这个婴博会上,大家渠道资源共享。

  现在国际上很多人来,都是先找婴童行业协会对接。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是我们的业务主管,放开之后,在博览会后也要组建一个专家组,来我们这里做产业发展规划。以前行业协会也做过中国婴童产业发展规划,但只是区域协会的,现在国家级的业务主管部门来评审、评估完成之后,还准备给我们命名,就是“婴童产业之都”。这是一个官方认可的程序。

  另外一个就是走行业协会,做行业规范。我们的第一个成果“婴童店的商品质量管理要求”,已经被国家标准化委员会批准为行业标准了。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你所在的杭州婴童协会一直在倡导将杭州打造成为婴童之都,为什么

  谢宏:杭州有多张名片,比如“休闲之都”、“动漫之都”等等,打造“婴童之都”与杭州目前的城市定位是契合的,对于拉动内需、产业升级也都具有良好的带动作用。

  杭州在婴童行业具备一定的产业优势。杭州的婴童食品、云和的木制玩具、湖州织里的童装、平湖的童车、台州的哺育用品等,已经形成一定程度和一定规模的婴童产业集聚。

  目前,除了前面提到的“国际婴童产业园”、“婴博会”,婴童协会正在杭州市的支持下,建设“杭州国际婴童游乐城”,并以此为核心平台,推动四大优势关联产业——文教、动漫、旅游、婴童产业整合发展。

  国内标准体系不完善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安全问题仍然是大家比较担心的,在企业层面之外,是否也让我们认识到体制、产业方面的缺陷

  谢宏:安全其实是标准问题。要承认的是,首先,国内的标准体系并不完善,国内现在已经有了3C强制认证,但标准总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,国外的安全标准体系,都是一个不断发现新问题、再不断完善的过程。就像很多年前,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添加剂,食品里加了抗生素,还觉得是好事。

  发展思路上,我个人认为是要国际化。贝因美的成功就是本土国际化的案例,从1992年生产米粉开始,产品标准就是用国际的,现在我的工厂全部是全球最先进的,否则中国制造是没有出路的,这个行业更加要优先升级,特别是安全标准。

  中国玩具的标准体系规范要花很大力气。我们行业协会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抓这个。另外,任何一个产业都要把握发展的良好时机,按照产业发展规律来做。

  从根本上看,我个人认为整个婴童产业,应该上升到婴童事业来做。这是一个伟大的事业,因为是子孙后代的事情。

  《瞭望东方周刊》:企业可以从哪些方面把握这个黄金发展时期

  谢宏:贝因美就正在做一个综合运营商。比如,我们在宜昌建的基地,既有纵向发展我们自己的渠道,又有横向和其他用品、服装品牌协作的概念。因为我们的目标顾客一致,就可以共享资源,提高运营效率。

  另外,我们收购了韩国一个“丽儿宝”的童装品牌,打算在中国制造,再利用这个品牌的国际影响力在全球行销。

  我们还和一些相关的玩具厂商搞了个策略联盟,其实就是ODM+OEM的模式,就是共同设计、厂家生产和厂家设计并生产的模式。

相关资讯推荐
查看更多
相关栏目热门关键词
网友热搜